林中获鹿

活下去,站起来。

@蔓莓子瑜 我家小祖宗,想告诉全世界她最可爱

门牌号1297517961

——

少时林中骑马射箭获似鹿,
笛声萧萧闻之堪以棠隶书。

【凹凸同人/雷卡】直至黎明

第一章 奇怪的男孩

——

雷狮感觉毛骨悚然。

好好的怎么就停电了呢!!卧槽这好黑啊!!!而且紧急指示牌为啥是红的!!!妈的在拍鬼片吗!!!靠啊老子一点都不怕!!一点都不怕!!!

咕噜咽下一口口水,这鬼地方太他娘的渗人了,感觉随时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里出来给他一口。
就在雷狮谨慎的向电梯挪去的时候,一团黑影从角落里窜出,结结实实撞在他小腹上,整个人被带出去半米有余。

雷狮:…… ???!!

那团黑影窜到黑暗中,回过身来,看架势是打算再来一次。

雷狮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弓起腰。这个医院太古怪了,处处透着令人不安的气息,而这个刚刚出现的不明物体还试图多次袭击他,傻子也知道不对劲。
一秒,两秒,三秒……等的眼睛瞪疼了也没见黑影有下一步的动作。

是他判断失误了?可能这就是医院里大夫护士养的宠物?或者刚刚就是自己的幻觉?

就在雷狮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团黑影又动了一下,然后始料未及的——一个面容清秀的小男孩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要不是他脸上淡淡的红晕以及微弱起伏的胸口表示他是个活人,雷狮差点一脚蹬到他脸上去。

“你是……什么人?”

虽然看到了这东西确实是个活人,但是雷狮可没忘记刚才撞到自己肚子上那一下。换言之,就算这真的只是个普通的孩子,雷狮也要教训他一下。

那男孩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倒霉了。他拉了拉红色的围巾,好像是有些怯生生的开了口:“我……我叫卡米尔……我和我大哥走散了。”

和大哥走散了?雷狮想了想,又看了看那孩子小小的样子,觉得还真有可能。不过反正自己也是要下楼去的,不如把这个孩子送到前台去算了。

这么想着,雷狮微微弯下腰拍了拍卡米尔的脑袋,尽量和颜悦色的哄道,“正好我也要下去,顺便把你带到护
士站去好吗?你大哥找不到你回去那里找你的。”

卡米尔微微抬起头看了看他,又飞快的挪开了视线,小声嘀咕道,“我……我大哥找不到我的……”

不过雷狮倒没听到这句话,他着急的很。要知道今天再旷一天班,他可就直接能收拾东西走人的。就在雷狮的手要碰到电梯按键的那一瞬间,卡米尔开口了

“等……等等。”

雷狮略带疑惑的回头瞅了瞅他,“怎么了?”

卡米尔低下头,绞了绞手指,“我……我想去趟卫生间。你能等等我吗?”他这么一说,雷狮才想到自己刚才也打算去厕所来着,索性回过身。“正好,我也要去一趟,走吧。”语毕,雷狮便甩着两条长腿走掉了,干脆利落指数直标大学食堂抢饭的速度。所以,自然没有看到,身后男孩眼里一闪而过的一模血色。

第一章 奇怪的男孩 end

——

终于把第一章憋出来了(。)我是只愿意开脑洞派(掩面痛哭)
其实这篇文章的设定已经都写完了……有机会放出来吧
再说一下后期有微量安雷……毕竟我主吃安雷来着x不能接受的小伙伴对不起啦

【AOTU同人/雷卡】直至黎明

0章 无法逃离的黑暗

一脚踏进医院,白花花的墙壁上生着些许黑斑,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相错而过,推车的轮子嘎吱嘎吱响。
明明人不算少,看着却说不出的阴冷。




雷狮挠了挠脑袋,看着医院墙上的楼层指示图,寻思着自己是先去挂号再去厕所还是先去厕所再去挂号。




“前台……前台……找到了。”




再三挣扎之后还是决定先去挂号,毕竟人也不多。




拿着单子乘上电梯,雷狮一边神游天外一边想着一会儿医生要是给自己开药的话要怎么退回去。




毕竟穷,知道生了什么病就行,不用破费。
啧,真是节俭持家,非常值得晚上买点烤串犒劳一下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好像很少生病啊,除了小时候有一次烧到人事不省外,还真是没怎么来过医院。
盯的一声,电梯门开了,雷狮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忘了摁电梯楼层。




------电子指示牌上鲜红的数字显示的是四,但是电梯外空无一人。




恶作剧?雷狮皱了皱眉头,伸手去按关门键,意料之中的红色却并没有出现。
靠没这么倒霉吧,先是忘了摁电梯,然后关门键还坏了。




万般无奈下,雷狮只得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想从楼梯走下去。




楼梯……楼梯……
仔细回想着刚才的楼层指示图,朝着楼梯的方向走过去。




突然,楼层的灯闪了几闪,一瞬间陷入黑暗。




操,今天是诸事不顺不宜出门吗,雷狮目瞪口呆。
眨了眨眼睛,逐渐适应了昏暗的环境。白色的门仿佛融在了墙壁上,和暗红色的荧光门牌一起延伸向无边的黑暗。




时钟的指针咔哒一声,停止了。




上一秒




这一秒




下一秒




红色的肉团蠕动
白色的脑浆崩裂
肉色的肠子从腹部耷拉下来,断成几节




黑暗来临了,无法逃离。




END.




ps:这个end是指单章end
在本子上写了很多设定啊,世界观啊什么的,会随着故事的发展发出来
可能在后期有微量安雷(小小声)
希望大家喜欢呐 ̄ω ̄

瞎涂的妖狐小姐姐,画完才发现臀部画的不对orz

七日寂静


第一日
“诶小瑜你看这个玉坠子怎么样?我看着光泽好像蛮好的……”“买这种东西还是要小心一点啦,搞不好容易弄到假——”
“这位小姐您这样说可不对哦。”
女孩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古董店的老板打断。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小老板一头栗色短发,小鹿般清澈的眼眸,嘴角温和的笑颜让人如沐春风。
自后堂绕出,吴邪瞥了瞥女孩手里的玉坠子,温润的色泽迎合着阳光,看起来是真货。
王盟那个臭小子,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还要老子亲自上阵。回头一定要扣他工资。
不过吐槽归吐槽,吴邪表面上还是一副温和的样子。拿起女孩手中的玉坠放在阳光下看了看,哟,还是羊脂玉呢。
鉴定完了玉的品质,吴邪冲两个女孩笑了笑,“所谓优质白玉呢,其颜色呈脂白色或比较白,可稍泛淡青色、乳黄色等,质地细腻滋润,油脂性好,状如凝脂,为软玉的一类。古传“白璧无瑕”即指白玉,羊脂白玉属于玉中的优质品种,韧性和耐磨性却是玉石中最强的,入土数千年,也不会全部沁染。羊脂白玉的子玉浸泡在昆仑山下荒原或绿洲的地下水土中千百万年,产量稀少价值很高。羊脂白玉晶莹洁白,细腻滋润而少瑕疵,“白如截肪”。其特点就是,特别的细腻、光亮、温润。上佳的羊脂白玉近于无瑕,好似刚刚割开的肥羊脂肪肉,而光泽正如凝炼的油脂。你们看,这块可是真品哦。”(以上关于羊脂玉的介绍摘自百度)
两个女孩早被一番话唬住了,忙不迭的掏钱买货。
等女孩走了后,吴邪松了一口气,转身坐在一旁的藤椅上。
在杭州的日子过的悠闲,那些在斗里与粽子拼杀的记忆飘忽而不真切。
除了一个人。
闷油瓶。
吴邪拿起钥匙打开抽屉的锁,伸手抽出里面深碧色的鬼玺拂了拂灰。
还有九年。



啊,一想到当年明明都写完了但是还没等发表手机就炸了心好痛_(:3_」∠)_